恸江

all路主香路、雷利路
all银主坂银
all铁主霜铁
美战星月、遥月

【霜铁】唱唱反调

#刚才的被屏蔽了




观者爱跌宕起伏,爱善恶极端,爱青云仙人掉入浊池,爱市井小民一飞冲天。情绪充盈者爱施憎于恶,献敬于善,最爱收获集体合作的团结感和惩恶扬善的成就感。所以当美国队长举旗高喊属于托尼斯塔克的罪恶时,他的跟随者毫不犹豫地认同了。



但托尼不在意,他很少在意些什么。他对许多关于他的评价持着模棱两可的态度,有时也会出人意料地对负面报道给予肯定回应。媒体也爱极他不明朗的态度,乐于消费他的名声。他们追捧他的财富和容貌,令人高兴的是他也用极具观赏价值的糜烂和挥金如土配合他们。他曾经的伙伴也揣摩他的想法,显而易见没人能理解他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喜欢和他“唱唱反调。”托尼很早就发现这一点,这并不令人愉快,然而又并非所有人这样做都会令他不适。像是纽约好邻居和法师先生顺走他藏在门后的甜甜圈和糖块,像是波茨小姐指挥幻视把他从实验室里带走,像是罗迪和班纳溜进他的实验室以21%的能源为代价升级了他的自保系统。这些事确实令他苦恼,但值得一提的是他并不讨厌。



而关于另一部分,那不是好的回忆。事情总是以他尝试一些新事物开头,反响使观者唏嘘不已。那些可怕的过往无一例外地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痛,他惊觉他活在相似的伤痛里。那些拒绝与否定,那些冷漠与背叛组成了他,也成就了他。他了解到一些事,为了免受伤害,他开始学着避免这一切。



向父亲请求一个拥抱的孩子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冷遇,久而久之,又羞又恼的孩子为了维护自尊和遮掩失落与伤心便不再向父亲张开怀抱。也正是类似性质的事反复发生,吃一堑长一智,他不会重蹈覆辙了。他也坦荡承认他害怕,而恐惧和理智将保护他。




他在喘息中起身,在黑夜里冷汗涔涔,望向阳台的如水月光时他的脑中尖叫在碰撞。梦魇折磨他的每一寸身心,他惊魂未定,双目茫然而恐惧地环顾四周。一条手臂猛得勾上他的脖子,他落进一个同样在喘息的怀里。



接着他辨认出洛基,他惊呼出声。



洛基的胸膛剧烈地起伏,月光下依稀可见他双目赤红,神情迫切凶狠。洛基的手指压迫着他的脖颈血管,手掌用力地抓着他的发丝揽向洛基的怀中。洛基开始吻他,唇瓣相贴地感觉该死的美妙。他意识到洛基的手柔和地触碰他,他发现洛基的焦急。



这不是个好开端,可他尚未清醒的大脑感到混乱而愉悦,他想着那些梦,想着他的事。仿佛有一江混水在他的身体里翻涌,他疲惫而恶心。他很不安。但他享受这个吻,他想要继续。



他索性将主导权交给洛基,而他配合地用声音刺激一言不发的神明。洛基吻他,几乎要把他的嘴唇和舌头吞下去。他开始发热,手指胡乱地抓着洛基的头发。他们拥抱,他的眼睫上下翻动着,洛基的心被挠弄出一股暖流。



洛基被他热情的回应和毫不忍耐的呻吟冲昏了头,欣喜地咬着他的舌尖。


洛基的吻频频落在他的嘴唇上,他的唇齿间绽放炙热的红莲。他为这个怜惜珍重的动作逼出哭腔,于是他恶狠狠地扯着洛基的头发并张口咬破了洛基的嘴唇。洛基停滞片刻,毫无预兆地伸手掐着他的脖子。不知是谁的喘息声粗重,砸在他的耳里像野蜂飞舞,一团乱麻。



亲吻停止了,刚刚把他按在床上、温柔地亲吻他的人此刻阴郁地握着他最脆弱的部分。他为此恐惧,又令人惊讶地无法抑制他的兴奋。他的脸一定涨红了,他有些发昏,也许是缺氧。他想被更粗暴地对待,也许被掐死也是不错的选择。他晕头转向,睁大溢出生理泪水的眼睛。想到这里,他哑着嗓子笑起来。

 

“怎么了,洛基?”



灯突然亮起来,他被晃得睁不开眼。他的脸显得漂亮极了,他甚至将手覆在洛基的手上。洛基痛苦地吸气,眼里是落魄的沮丧。



洛基松开手。他深吸口气开始咳嗽。唾液沾在他的下巴和嘴唇上,他侧转身体支撑着上身。晶亮的唾液垂下来滴在床铺上,化成水渍。他的肋骨震得生疼,肌肉组织似乎也在嗡鸣。



“安东尼。”



洛基的声音似乎久违了,他抬起头看着他。



“报纸上说你是百年难遇的自恋狂,似乎言过其实了。”



洛基看起来相当平静,全然不复刚才的歇斯底里。他扬起一边的眉毛,发觉洛基的脸上渐渐浮现了如旧的恶劣笑容。



“喔,”他沙哑而轻快地回答:“那你需要洗洗眼睛了,小鹿。我觉得在这点上他们说的没错。人人都爱托尼斯塔克。”


“你坚信这一点?”
“是的,当然。”

“我爱你。”

“不好笑,小鹿仔。你的幽默只到这个程度吗?”


“我爱你。”


“谎言和诡计之神,哈?不管怎么说,这种恶作剧太蹩脚了。怎么了洛基,你的技巧退步不少,或者说你有个新点子?”


“我想这件事已经足够明显了,你知道,谎言之神未必句句皆谎,我以为你已经信任我了,至少我比好队长诚实,不是吗。托尼,安东尼,你的大脑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锐利,可别叫它退化成寻常蝼蚁的愚蠢。可怜的孩子,我亲爱的安东尼,你就是不相信有人愛你?”




实在太安静了,呼吸是浪涛,目光是盾与刃。托尼看起来吃惊而茫然。他的笑容僵硬而呆板。


“我爱你,安东尼。”



高喊着爱的百万雄师浩浩荡荡赢了胜仗。两方的沉默在托尼笑容塌陷的瞬间走向终点。



托尼游刃有余的姿态被焐化成水,他的痛苦不再隐瞒而用力嘶吼,洛基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身体里恸哭的声音,伴随着他的心脏里铿锵的呼唤。托尼的眼睛蓄着眼泪,而他坚持着不让他落下去。洛基坐到他的旁边,几近虔诚地亲吻他。


托尼的眼泪终于落下去了。




托尼不相信有人爱他,而洛基似乎要唱唱反调。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