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江

要记住你现在在何处

我不喜欢花,尽管它娇艳俏丽、柔软芳香,却因它总爱往美人的臂弯与耳后“嘭”地绽开,拥个满怀,使那些或长或短的发间染浸了甜蜜的香,使那些脸颊上飞满蔷薇色的流云。又是因花与美人总是相依相随,亲亲爱爱,许多的花枝摇向它们的爱人,仅仅留给我许多花影与斑驳的日光,过分寂寥我便不喜欢。
但是我忍不住地爱看花,看它开得漫溢芬芳、群青夹黛间转出来微微低垂的花瓣。只是它往复循环的香过于浓烈,藏在花丛的美人的手又不曾牵起我的。
花让我的夏天太寂寞,谁让我做了仲夏夜的亡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