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江

要记住你现在在何处

这个星球的地心引力太强了。所以没有人成为直击云霄的鹰,没有人成为浮动隐匿的蒸汽。这世界上的氧气是禁锢双脚的镣铐,包容声的介质是淹没神性的波涛。心脏在下坠,脊椎逐渐萎缩干枯,灵魂热而焦灼。我们无法起飞的原因,是这个世界的地心引力太强了。我不想要这样的过往,不想要麻木的头脑和无力的双手。我愿意成为一串转瞬即逝的泡沫,成为短暂沉默的反应物。我要成为完全的我自己,于是当我存在便不再存在。我不是在去剧院的路上,我一直在通向自由的桥上,在杀死自己的路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