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江

乱七八糟

有盾铁涉及!!!

“猜猜看,斯塔克,猜猜看,刚才发生了什么?”

洛基的五官狰狞地扭动着,绿色的眼睛亮起了吓人的光。他罕见地在压抑一些托尼最为熟悉的东西,似乎是痛苦和呼之欲出的愤怒——后者已经清楚地表露出来了。但洛基的口吻却惊人的温和,如果他的神情没有那样可怖,托尼甚至要错悟他是在用声音亲吻他的耳朵。

哦,不不,太可怕了。托尼果断地抹去了这个想法。他的脊骨为此爬上一股电流,托尼微不可见地哆嗦着,咬起牙向洛基露出了一个假笑。

“不好意思,洛基,我不想和你玩猜一猜的游戏。”

令人惊讶,洛基的眼睛里盛满了托尼陌生的东西。该死,他该分辨出来的,那种焦灼急迫的,几乎将他的胸口烧出一个洞来的眼光。他似乎见过它,但他曾见到的远不及洛基此时用来注视他的灼热。

洛基猛得向前一步,他紧逼着托尼的身体向后退。实际上托尼的腰背已经靠在墙上,他不能再向后了。洛基伸出手,用力抓住托尼的手臂。

托尼呲牙咧嘴地哼起来,洛基的十指像是烫红的铁棍一般钳制着他,手掌也恶狠狠地磨蹭着他的皮肤。他以前可不知道洛基的力气这样大,说真的,他不是霜巨人吗?

洛基脸上流动的恶意停顿了,他的表情显得惊讶。接着托尼感到他放松了手上的力道,正当托尼松口气时,洛基的手臂便快速地贴着他的身体移到他的腰上,接着收紧使得托尼腰腹前倾撞在洛基身上。

他被洛基逼到墙角,还被紧紧搂着。意识到这点托尼怒火中烧,他尝试着挣脱桎梏。

“我看到你和美国队长在接吻。”

洛基感到托尼的身体变得僵硬,他本应该为此嘲弄一番,可他愈发地愤怒。怒火占据了他的大脑,将仅存的理智一扫而空。于是他的口吻更加地尖锐刻薄,他怀抱中的托尼为此轻微地颤抖着,他的心怪异的发疼,但他没有停止。

“你的行为简直荒唐、荒唐!愚蠢透顶!”洛基嘶嘶地说。“你被他砸得半死,又为他的一个请求而——而“献上你自己”?噢,我还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痴情的人,或者说你的脑袋已经坏了吗?斯塔克,这简直太恶心了。怎么,你是朱丽叶,要昂着头去亲吻并不爱你的罗密欧?”洛基几乎歇斯底里。

“洛基,你要知道这些事该死的和你无关。”托尼睁大眼睛,洛基注意到他泛红的眼周——这让他的心再一次怪异地疼起来。托尼低吼着,尝试推开洛基未果,于是他停下来。

“你他妈究竟要干什么?闲着无聊来羞辱我?这真像是你干的事,哈?以及该死的,不要把我当作可怜兮兮的向美国队长求爱的傻瓜,睁大你的眼睛!我他妈一点也不爱史蒂文·罗杰斯!我有什么毛病,你又有什么问题!?滚开!放开我!洛基!”

托尼红着眼扬起拳向洛基挥过来——他甚至没有用他的盔甲。洛基意外地没有避让,而只是站在那里挨下了托尼气极反而无力的拳头,沉默着看着他,这时候他的神情反而平静。

洛基的目光是该死的灼热,托尼烦躁地对上他的眼睛。洛基突然咧着嘴笑起来,而搂着托尼的手臂放柔了力道,使托尼能继续贴着他也能舒服一点。洛基的脸靠近了托尼的。

“那样最好不过,希望你不会余情未了。”

洛基扶着托尼的腰,呼出的气息扑在托尼的脸上。

“但你还是吻他了。”

“如果你长了眼睛,就知道那只是证明合作的礼仪,该死的老冰棍的恶趣味。别恶心我了,洛基。”

洛基突兀的笑容压得托尼一阵心慌。他难以自制,他只好顺着洛基的心意去反思他自己。他明了自己的话并不能解释他的反应,托尼想着。

无法解释。托尼想,他无法解释他不承认的那件事。这么说有问题的是他自己,但他绝对不想把自己套入某个悲情角色里。心慌,托尼皱着眉意识到这个生理反应。他没办法拒绝这个。当他开大口呼吸却无济无事,像是无脊椎动物般挂在洛基的手臂上时,他意识到大脑在叫嚣着痛与恐慌。尽管这已经非常频繁,但他仍旧相当难受。

托尼不想让洛基看到这个,尽管他的好姑娘即时地将药送过来,他也不想听到洛基再说出来更可恨的话。他已经够忙了,得知一个小小失误引发的闹剧被看到的心烦意乱以及看到美国队长惊愕防备的动作的失落填充着他的肺,将氧气挤了出去。

他虽然表现得像是“余情未了”,但他似乎已经、已经——没有那么在乎了。

托尼长舒一口气,他的注意力总算集中起来。

“你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你应该做点什么。”

洛基将他扶到沙发上,帮他用水服下药。然后义正严辞地说道。

托尼不置可否地笑起来。他觉得一个曾把自己扔下楼去并搅得世界团糟的人、坐在他旁边并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好笑。

“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捣乱的惯犯,大厦里的监控时刻在盯着你。洛基,为什么不想想我没有用盔甲呢?”

洛基本想把这个归作一点私情,但看起来他必须得面对那个不温和的事实。

“门外有一群特种兵拿着枪等我,你的“伙伴”也在这,包括那个傻大个。但你也不信任他们。”

洛基意有所指地看了眼托尼的手表,托尼回以一个恶劣的笑容。

“你很了解我,洛基。虽然我不想这样说,但你如果能闭上你的嘴,那我们——”

托尼想到洛基对他几乎算是挑明了的行为以及质问,突然泄气,用一个沉默结束了他的玩笑。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