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江

乱七八糟

无功而返的愤懑和绝望,被遗弃的惊愕与哀痛,在心脏抽噎尖叫的瞬间,怒吼着从眼眶奔涌而出。
“——!”
他尖叫着。
堆翻家具,将巨大的尖叫从狭小的咽喉里抽出来,憎恨、憎恨所有幸福与不幸,哭泣、为所有失落与亲吻哭泣。暴怒几乎杀掉他,他多么想被杀死!
一切都不如愿,没有、没有一点爱施舍于他!
他渴望一个吻,一个唇舌交融、欲念深刻的吻,一个足够填补他心上的空缺的吻,一个疯狂索求他、会对他喃喃爱语的吻。可是没有——他什么都没有。
忧愁与烦恼的故乡在哪里?
他尝试着寻找快乐与微笑,眼泪却率先决堤。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