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江

乱七八糟

你并不知道我的爱生着怎样的面貌,我亲爱的人。但你只须了解我将你奉作神明,我愿永远痴迷地将你的唇舌以吻膜拜便足够。若你可爱的眼睛向我眨一眨,使我久违地感受到粘稠却只裹纱衣的夏日踏着轻快的步伐,我也愿意描摹着你天赋的外貌,将我的爱悉数讲与你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