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江

乱七八糟

洛基的声音像是被撕碎又匆忙粘回的布匹,沙哑而粗糙。仿佛是他的咽喉里生了刀刃,将他惯有的披饰着讥笑与拿捏得当的抑扬顿挫的表皮生生刮裂,留下破损的音节堆积于喉头,洛基被无数个相同而沉重的短句挤压了气管,他呼吸急促,两眼可怕地发红。

“托尼·斯塔克,”他说,“托尼·斯塔克。”

他弓身用力地咳嗽,那些字母几乎磨烂了他发肿的舌头和牙龈,他每每张口,铺天盖地的恐慌与愤怒便争先恐后地自他干裂的、张开的嘴鱼贯而入。

“托尼·斯塔克,”他睁大眼睛,“托尼·斯塔克。”

“过来。”

金红的装甲沉默地停在半空。片刻,里面发出了不轻不重的叹息。

“All right.”

评论

热度(7)